居然还能登陆

现在是2014年12月29日。

不知所言局的上一篇日志应该还是2012年初发的。我选的破模板没有显示年份。

应该会想要关掉这个blog吧。不知所言局,那时还是小孩。

应该会想要再开一个新的。就乱七八糟写给自己看的。这么多年不写日志,以我这个记性,好像很多值得记住的事情就被忘了。

以上。

午夜

连续忙了几天,今天终于想要罢工了。下午什么都不想做,就去找基友吃饭,加上在她房间睡午觉。好久好久好久没有睡的这么深了。我发现有一个醒着的人在旁边的话,我会睡得特别踏实,就有种不用担心来不及处理突发状况的感觉。这很有可能是进化中留下的一种自我保护的本能。

吃了很多很多东西,食物会在我不那么快乐的时候给我一些慰藉。这也很有很能是在进化中发展的一种自我保护机能。

很晚了开始收拾房间,觉得最近状态不佳也可能是由于房间太乱了的原因。收拾了、地擦了,感觉好多了。就稍微做了一点点正事。

最近也算思考了一些东西吧,关于什么是应该追求的、关于友情、关于爱情。一切都没有答案,只有更了解自己,和一种顺其自然等着答案发生的心态。

最近心态基本在两个极端间摇摆不定,一会儿这个极端,一会儿那个极端。在这方面我着实没什么经验,所以没什么技巧,也许也缺少强大的内心。所以大半夜不睡觉是在犯傻吗。

在家过年

现在在家。试图登录wordpress,发现果然被墙了。被墙有被墙的好处,说话会顾虑少一点。

在家过年,肯定是很开心的。父母、亲戚,都难得感受到他们的亲情。看到堂弟真的是发自内心地爱他,自己处在一群表哥表姐中间,也是被大家真心照顾的对象。这么多年在外都是孤家寡人,在亲情的包围之下感到非常的温馨。

今天是阳历生日,也没过。今年比较倒霉,家里人在乎的阴历生日在新加坡过,朋友们比较在乎的阳历生日在家过。也没什么折腾的机会。今年大年初三,一个个都在家过年呢,也不好意思叫大家出来。真是没意思。

今天过得也比较闹心,老庞喝酒喝得乱说话乱做事,把车也给刮了。这是对我忍耐力极大的考验,最终,我也确实是一股火憋在心里、摆在脸上。到现在我也没想出来应该如何消消气、散散心,恢复生日这天应该有的心情。我这人平时脾气还行,可能正因为发火比较慢,消火也比较慢吧。

总之,我觉得人要自己练就强大的内心、要学会控制自己、尽量不被外部的东西所控制,比如酒精比如欲望。自勉吧。

我想自己出去看场电影。

慵懒的星期六

其实这本不该是个慵懒的星期六,因为我有两个projects马上就要交了,必须要努力写。可是效率不是很高。

商学院的图书馆装修后,二楼很舒服,桌子是米黄色,看着特别舒服。现在这个时间,人也不多,窗外还有绿树神马的,真的是不错的环境。刚才趴在桌子上睡了一觉,胳膊腿脸都麻了,真是伤不起。

脑子里面乱七八糟的,不知道要怎么办,这是近期很常有的状态。唉。

真的好久没更新了-青島父母篇

我发现这个blog中最近大部分的posts都是这个题目,呵呵。

Anyway,最近还在生活着,没什么特别,有快乐,有失望,有期待。

前几天去了10天青岛。2011的国辩。我作为领队。新国大一行6人。

爸妈开车去青岛看我。还是一样,三个人在哪里哪里就是家。早上爸爸妈妈很早就会起床,下楼吃早餐,他们性格外向待人热情,经常跟人聊天,跟好几个工作人员都混得很熟。晚上他们早早地睡觉,我就出去跟同学们玩。有一晚跟中大台大唱K唱到很迟,凌晨4、5点钟我们还在跟黄执中学长聊辩论聊奥瑞刚,爸爸打电话来,知道了我还安全,就说了一句“黄执中真辛苦,大半夜的还得陪你们聊天”就继续睡了。后来有一天他们在电视台大堂遇到了黄执中学长,还跑过去跟他讲话拍照,我想想觉得真是很有意思。

寫到這裡被打斷了。那就斷了吧。隨意一點。不然我永遠騰不出時間發新日誌了。。。

琐碎

生活就是由七七八八的琐碎小事组成的。各方面的要求,各种地方冒出的杂事,充斥着我最近的生活。

每天早上起来,打仗一样,先发1、2个小时的邮件,然后就是各种等回复,各种地方跑来跑去。

要说事情处理的怎么样?我觉得我还应付得来,处理得都还行,态度上也是尽量地尽善尽美。

要说心理状况怎样?我觉得面对着杂乱的事情时,我还是无法做到泰然处之。

最近添了个新毛病,那就是一件事情没有最终办妥,我心里就会不舒服、不踏实、觉得没办法痛痛快快地放松。

还是需要多找点机会放松自己,出去supper啊、看看电视剧啊、逛逛街啊、吃吃好东西啊。其实话说我都好久好久好久没有出去闲逛过了,感觉根本木有时间和悠闲的心境啊。。。

过了这个星期六,我要狂吃!我要暴走!

送别

刚刚到机场送智阳。

把今天奔走了半天弄好的礼物给了他。是一个Starbucks的杯子,把里面印图案的那层纸替换成了自己的设计,放了几张过去几年的合影。有华中毕业典礼时抱着毕业小熊的、泰山顶上穿着巨丑无比的军大衣的、八达岭长城上的、北京机场的还有上次一起去台北时唯一的一张三人合影。杯子放在袋子里。我叫他拿出来看看,他看了一眼,赶紧塞回去,说再看会哭,到飞机上再看。

他们家一大家子人,老老少少的。最后过离境门的时候,他妈妈跟他过去,两人拥抱了一下,我看到他真的是哭了。

其实在这个国际化的时代,朋友之间的共同经验真的是越来越多。以前跟新加坡同学在一起,留学生那种人在异乡的情况他们完全无法想象,渐渐地,当他们也往外走时,就都理解了。

今天还是有遗憾的,一位我们的好朋友始终没有出现。其实从06年初到现在,朋友做了5年多,三个人一起的长途旅行就有两次。后来虽然在不同的学校,但也会定期见面。出了什么问题呢?

A gift to zhiyang